首页 > 文章 > 国际 > 国际纵横

老田: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到底是“速胜好”还是“悠着点”好?

老田 · 2022-03-13 · 来源:作者投稿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有关俄乌战争对抗的舆论战,波及到了国内之后,就有各路高人,写文章以反俄寄托精美,一些网友呵呵了说,老熟悉那些公知文章的套路了,他们千言万语到了最后,都要归结为一句话:这一次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结果,又是中输美赢。

  有关俄乌战争对抗的舆论战,波及到了国内之后,就有各路高人,写文章以反俄寄托精美,一些网友呵呵了说,老熟悉那些公知文章的套路了,他们千言万语到了最后,都要归结为一句话:这一次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结果,又是中输美赢。

  看到国内一些名校名教授的猪脑壳言论之后,老田真有点忍不住了,想要煊一把高端认知去俯视“猪脑壳教授”了。先前,有一个郑永年说,要中国坐看美帝和北约收拾俄罗斯,以便美帝把终重点转回欧洲,中国可以趁机沾点便宜,彼时,老田就猜测他如果不是美国的五纵,肯定就是精美精到精神病的地步了。原以为郑这种人是个别状况,没有想到,还有更低级的人大教授某人,还有阜成门六号院王某人,他们硬说普京策划了闪电战,现在已经证明失败了,早认输早好。结果上海又跳出来一个胡伟教授,说普京闪电战失败了,肯定要玩完,所以中国要与之切割实现对美缓和,他还知道美帝未必接受,这个目标很难实现,即便是如此,他依然痴心不改,话里话外还是主张要抓住好机会——无非就是要趁机搞一把“卖友投降”——没准还能够由此得到更好的价钱。

  真的没有想到,这才仅仅四十年过去而已,整个的主流知识界就已经腐朽堕落昏聩到如此地步了。说白了,老田的全部军龄只有49天(军训时在教导团),相关知识储备也就中学生的水准,另外在课外读点毛教员的著作,就算是如此贫乏的基础,要俯视这帮子名教授真的是没有啥子困难。不是老田行,而是主流知识界不行到了弱智近猪的地步,任何一点有点常识的人,都可以全面地俯视、鄙视加蔑视他们的。

  一、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目标到底是什么

  这些教授和高人们的见解,首先奠基于俄罗斯想要快速打败或者占领乌克兰,其中胡伟教授说的特别清晰,说即便是打败乃至于占领之后扶持政权,也不能够解决问题,这个已经很接近于临门一脚,似乎就要突破“思想牢笼”了,继续展望展望事态的反常及其内在逻辑了,但是他画风一转又回去了,继续坚定无比地退回猪脑壳分析状态了。

  显然,俄罗斯出兵乌克兰,不能够以常规战争视之,只要是以常规战争去套着看,就肯定会扭曲事情本身;看到各路以反俄寄托精美的言论,都秉持着“井蛙观天”的话术,用常识或者常态来硬套非常事件,近乎一种意识形态经营的策略共识,看他们这么爱玩猪脑壳游戏,实在是不好高估。

  这一次俄罗斯出兵乌克兰,普京先后两次发布核威慑(第一次相对隐晦),这是一种最高战略意志表达——俄罗斯为达成目标将不惜一切代价,并以此威慑潜在的敌人别趁机“过界”。而且,在兵力部署和目标选择上,基辅被选择为第一批攻击目标,显然,这个也属于“全局性”攻势的一个昭示。

  当然,高人们说的也有一点点对,如果俄罗斯能够秒杀乌克兰,那肯定最为理想了,若真有这样的实力之间的巨大差距——出兵一打就垮,大概率俄罗斯担忧的各种事态,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显然,俄罗斯实际上是做不到这一步——双方的军力差距没有那么大,这也是乌克兰政客敢于挑衅的底气所在——你还不能够一巴掌就打死人,还可以蹦跶待变,上世纪40年代晚期果党就曾经指望过美帝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呢,这一次又隐约听到有人提起。

  普京明示的军事行动目标有三:去纳粹化、去军事化和中立。最最关键的部分乃在于,乌克兰中立与否,不完全取决于内部的政治选择,外在的强权——美帝和北约——对此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和发言权,而今日乌克兰的种种狂悖举措,肇端于2006年美帝及北约的暗示——预备在适当时期接纳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——以一个虚拟的“抱粗腿机会”去诱导乌克兰政客的投机选择。

  由此,普京的军事行动要达成目标,仅仅压服乌克兰政权的投机取向是不够的,还需要重建对于美帝和北约的有效威慑——此后不得在悠关俄罗斯战略安全的地区玩手脚。为此,单纯打败乌克兰或者占领国土,并不能达成此项目标。

  基于重建有效威慑的目标,速胜本身并不可取,乌克兰事务对于俄罗斯的战略安全的损害因素,其实是外部因素大于内部因素,所以,悠着点打仗节奏,是绝对必需的。无他,需要给美国和西方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,以充分释放他们的力量,等到美欧穷尽一切手段都改变不了结局,有效威慑才算是确立起来了。

  有一篇“阜成门六号院”的文章(这名字一听就俨然高大上的权威神秘机关),作者王某说俄罗斯军队各种不行,列举各地进展不快作为证据,这个并不意外,平均分兵且缺乏优势,必然会出现这个胶着战况。其实吧,就算是解放军一个连长也知道,进攻必须集中优势兵力,不然的话,仅仅是人的体能疲劳需要恢复,就使得攻势无法连续展开,导致攻击失效。俄罗斯参谋部再没有经验,也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,就算是兵力不足,那减少目标去“集中兵力打歼灭战”也可以的呀,又没有说一定要同时针对全部的目标实施打击。

  俄罗斯干预平均分配兵力于多个目标,更为可能的情况是:俄罗斯之所以敢于以接近的兵力,平均地分开执行任务,主旨并不在于快速拿下地盘和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,而是充分地估计到乌军缺乏强烈的作战意志——即便兵力相当也不敢过分反攻,这样俄军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——靠对方的怯懦保持住有利的主动进攻态势,从而掌握住战争节奏;然后,日常打击主要是以毁坏对方的军事设施为目标——这是俄军每日战报最强调的内容。

  战争打的节奏慢一点,可以等潜在对手做出充分的反应,目的是确立有效的威慑,而不是拿下地盘然后切实控制住。俄罗斯这个打法,伤害性不太大,但侮辱性极强,相当于直接对乌军说:鉴于你们彻底没种了,且不敢过分出击,所以,咱俄罗斯军队就是敢于这么玩。要不然的话,俄罗斯军队“劳师以袭远”后勤线过长,而且与乌军相比其军队部署态势也相对突出和暴露,两方面的不利态势相当明显,如果乌军真个敢于出击和分割穿插,俄军将不知伊于胡底了,有且仅有,对“乌军怯于主动攻击”很有把握之后,俄军才敢这么“叉着玩”的。

  当然,也有人以美军的超视距攻击能力,去类比俄军,说乌军只要是敢于集中出击,就会变成最明显的靶子,暴露在俄军的优势火力打击之下,这个最有利于俄军速战速决与扩大战果。目前对这个估计,还无法准确评价——毕竟缺乏有关双方的火力数据和相关差距的靠谱分析。但不管俄军有无那种打击能力,乌军不敢大规模反击的现实,则是非常明显的,不管怎么说,目前俄军的态势以及相关打法,其实是相当寒碜人的,堪称前所未见。

  二、有效威慑与速胜论的匹配关系

  既然着眼于重建有效威慑,那么,这场战争就与抗美援朝战争有很多可以类比的地方,目标的成败得失,也就不再依据战场业绩进行核算了,而首先是国家之间的战略意志的较量——为了国家安全愿意支付巨大的反侵略成本,对手克服“反侵略成本”所付出的成本,会远大于侵略收益,这样一来,侵略和挑衅就不再是一项合理的选择了,由此,侵略就属于一项成本大于收益的蠢事了,此后有效威慑才算是确立起来了。

  仅就局部战场核算而言,如同美国人所言,抗美援朝战争应该在更早时间介入,而且还应该尽早结束(这可以止损),但是,早出或速胜虽然可以节约战场成本,但不利于确立更有效的战略威慑——不让对手有充分时间和机会释放其全部的最大能量,那么对手的侥幸心理就还在,以后还会冒险的,相关问题就还是解决不了。果然,后来在停战谈判早期,美国提出“海空优势补偿论”——意思是他们手上还有王炸没有出,需要给予“满意的补偿”,结果,就只能够等着他们的王炸出来,最后还是啥用不顶,然后才算是谈妥了。所以,威慑的有效性在于:要等到对手绝招出尽之后,依然无法改变结果,最后只有认怂,这样,有效威慑才算是稳妥地确立起来了。

  在1990年代美帝与北约转入单边主义之后,显然,直接就无视了曾经苏联对于美国的巨大威慑作用。等同于美帝和北约,已经单方面认定有效威慑不存在了,为此,俄罗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,重新确立对美国和北约的有效威慑,故打起来宜慢不宜快——等待幕后老板用出所有招法然后一一挫败之,才算是达成了目标。

  俄罗斯出兵乌克兰,主要的军事目标的选择,不可能出于普京的一时心血来潮,这是参谋本部的职责所在,还肯定经过长期推演。既然俄罗斯选定基辅为第一批目标,对各种意外状况,应该会有预见——包括战争持久化乃至外力的部分介入应该都会预见到,这些事态的发生与发展,只不过是提高了俄罗斯实现目标的成本。

  俄罗斯把基辅作为第一批攻击目标,还进行向心攻击,而俄军大部队需要进行无后方的跃进,这个规划可能有两重内涵:一是试图彻底瓦解乌克兰的有组织对抗力量,一战彻底解决所有问题,才选择首都作为目标,这体现决策与目标的彻底性所在,更不会因为不能速胜就退缩;二是可能的情况下,促成对方反抗意志的快速瓦解,争取短期实现目标,这个属于试探性争取理想结果;两者都包含了巨大战略决心和投入,目的当然是一次性彻底解决问题。

  拿下乌克兰并促成其中立化和解除武装,这个目标不仅设计乌克兰政权的“内政选择”,实际上还要实现对美国和北约的有效威慑——以后别再后面动手动脚,这两者同时达到才会促成目标实现。要不然,哪怕俄罗斯实际占领更多地盘,把乌克兰实控区划得再小,美帝以及北约还有机会在背后挑唆并继续奏效,战略安全方面的“无害化”目标,总是达成不了,所以,这一战必须打掉乌克兰走狗集团的所有幻想,让其清醒地看到主子根本帮不了他,威慑才算是有效地确立起来了,战争的难点是在这里,所以,这就决定了速胜与威慑目标的不相匹配的关系。

  以有效威慑而论,需要给美国和西方以充分的反应时间;反过来,如果以军事胜利,拿下并直接控制住,以实际控制排除西方插手,那个会陷入俄罗斯代理人政府与亲西方乌克兰人口的长期隐性对抗,这个有陷进去的危险,是一个真正的“泥潭”,会因此丧失了政治上的主动,关键是付出长期的高成本,还无法达成目标。

  三、战争成本负担与俄罗斯经济能力问题

  时间拉长之后,会出现成本上升和变数,最大的变数,反而可能来自俄罗斯内部买办势力的干扰,使得战略意志半途发生动摇,这才是最大的风险。换言之,俄罗斯与美帝和北约的较量及其结局,最后可能会落实到国家意志的统一和韧性方面,这个方面,俄罗斯明显存在着内部缺陷,这当然会给对手留下机会。俄罗斯国内有一些人上街搞反战游行,网上就有跟帖评论说,NGO又找到了机会,上街刷一波业绩,除了这些雇佣军行为之外,还肯定存在着自觉自愿的精神美国人,会在俄罗斯内部发声并竭力产生影响,目的当然是要动摇对外的战略意志。

  至于支持战争所需的经济和资源,反而不是俄罗斯的短板所在,若全面转入战时经济并恢复部分的计划经济,会释放很大一部分平时被资本主义制度所抑制的潜在经济剩余,反而还有可能促成经济高涨,毕竟俄罗斯并不缺乏支持经济高涨的人力物力资源,差的仅仅是驱动资源流动起来的活力与激励机制。就如同美国在二战时,才最后从深度萧条中间,透过战时经济走出来一样。

  如同人们所熟知,俄罗斯在前线兵力不足,对于进攻的多个目标平均分兵,这个状况的存在和出现,还因为这一次军事行动的“常规性”所限,为了进行这一场战争,俄罗斯不仅没有转入战时体制,甚至还没有为此额外征兵和扩大军队规模,仅仅以常规时期的国防规模,直接转入对乌克兰的作战。这个也有点诡异,显然,俄罗斯对于乌克兰的军事力量,了如指掌,认定其军力足以应付,之所以没有提前扩张兵力,应付局限,在这里,还存在着别的涵义——在这里可能意味着藐视美帝和北约不敢介入,只能够坐看俄罗斯叉着玩,要不然的话,不至于一点点预备扩军工作都不做。

  那么,俄罗斯敢于下美帝和北约不敢介入的判断,现有兵力就足以应付的预估,是否有依据的呢?这个可以从美国的一批现实主义战略家的看法,在反面加以印证。美国进攻性新现实主义代表人物米尔斯海默,坚决主张美国集中火力打压中国,甚至还应该保留一个与俄罗斯连横的机会,以共同对华,所以,早就告诫美帝不要唆使乌克兰挑事去冒犯俄罗斯。同样在2014年,另外一个现实主义大师基辛格也为《华尔街时报》撰文,说要从结局来看待最开始的选择,言下之意,既然最后的结局是乌克兰难免被俄罗斯收拾,那么一开始就不要去助长那样的冒险,乌克兰被俄罗斯彻底拍熄火之后,还会由此损害美帝和北约的信誉。

  显然,美帝内部的政策辩论中间,差异很明显,走狗的成本与收益,美帝的信誉损失,应该如何计算,双方并没有共同点。现实主义流派诸位大师的看法是,要把走狗的成本与收益,一开始就统计在内,而且走狗的失败还会损害宗主国的信誉,这个也需要刻意避免。不过,美帝主流的政策界,对此并不完全买帐,他们事先就声明拒绝军事介入的选项,这个选择与现实主义者重合,但同时并未主动终止在乌克兰背后挑事,这个方面双方不一致;相比较而言,美国主流政策界的选项中间,走狗的失败是可以接受的,其成本不由宗主国背负,至于信誉损失则处于可控范围——毕竟乌克兰在地缘政治方面并不具有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性,有大批走狗依然猥集在俄罗斯周边,下一次如有必要,还可以继续挑事和继续牺牲,这样,美帝的主流政策界的选项就是可以以走狗的巨大牺牲,成就宗主国的地缘政治收益,对于此种选择不应该有任何心理负担。由此,对于美国主流政策界而言,现实主义者属于“对走狗讲良心”的落伍道学先生,由于受到没必要的良心纠缠,就看不清真切的事实和利害关系,最后其计算出宗主国的成本收益核算结果,也不具有可信度。

  基于“对走狗讲良心”的判断,现实主义诸大师,均主张北约东扩不应该触及俄罗斯逆鳞——格鲁吉亚和乌克兰;同时,这些人只要一有机会,就会跳出来说单边主义是傻叉——迫切需要转过头来听现实主义大师们的建议。但是,美帝主流政策界不屑于跟他们公开辩论,而是直接做了不说,说了不做,这个中国网民一看就很熟悉,有点像国内某人的作风。

  冷战设计师和主要解释者之一的乔治·凯南,他的观点跟现实主义流派接近,说俄是一个处于衰败中的大国,不宜选做对手,徒劳地耗费力量,更不宜过分逼迫。不过,以俄乌事件发展到今日的事实进程,来进行检验,其实美国主流政策界也不蠢——他们并没有选择介入乌克兰事件去跟俄罗斯兵戎相见,而是选择让乌克兰独自背负全部成本,他们则在岸上袖手旁观然后选择一些经济方面的制裁措施来反击。依据美国学者迈克尔·赫德森的经典分析,美帝选择各种介入方式与制裁措施出台,对于国内军工综合体和石油利益集团的狭隘利益,都是大大利好,为此,相关的政治市场化选举集团和企业界的共同利益都得到显著促进。而现实主义流派诸大师的担忧——为保卫乌克兰而支付巨大军事成本去对抗俄罗斯的事态,并未成为实际选项,极而言之,即便是乌克兰全盘失败了,美帝并无实体利益受损。

  显然,俄乌事件结局和成本,都已经事先得到了评估——俄罗斯只需要应付乌克兰自身的反抗意志和军事力量即可。这一点,在外部则得到美帝主流政策界的消极同意——他们已经公开和预先地说明不会采取军事介入。而对于乌克兰军事力量和战斗意志的评估,前文已经分析过了——俄罗斯是以一种俯视的态度去评估的,并得到乌克兰军方事后以实际行动的追认,迄今为此,俄罗斯、乌克兰以及美帝(北约)诸方面,对此都没有异议。

  以“外宣胡软蛋、内宣胡叼盘”著称的胡锡进先生,大言炎炎,说俄罗斯耗不过北约什么的,实在是想的有点多,这是当精神美国人已经当到了“僭妄症”的高度。除非可以认定,美帝与西方的经济制裁,本身就足以重创俄罗斯经济,但要进行那个方面的认真分析,显然远超“日常老胡说”的最高水平和眼界了。

  四、乌克兰战争揭示的中俄关系问题

  普京自己说,他在2000年克林顿来访,问过俄罗斯加入北约咋样?克林顿没有正面回应,后来欧洲媒体则说,俄罗斯加入北约就像是“大象进浴缸”。所以,北约的压力指向及其外部边界,都是相当明确的,这一点俄罗斯相当清晰。

  美帝和北约仅剩的问题是,单边主义瞎扩一气,导致乌克兰战事暴起,已经有了促成外部合纵的态势。从前,每到官媒所言“美帝挑拨与离间中国政府与民众关系”那种事态发生之时,网络上经常有大棋党出面说“上面在下一步大棋”,为此格外需要暂时隐忍待机。显然,这一次俄罗斯感到忍不住了,还公然选择了军事行动,这就给大棋党们一个验证自己的机会——俄罗斯的战略竞争意志显露,意味着在合纵事务中间具有担负更高比例成本的意愿,此时联手俄罗斯,无疑会促进彼此的战略共同点,同时也更容易就合纵成本分摊比例达成双方都满意的一致。

  继续主张中国采取机会主义态度,继续搭俄罗斯的便车,相当于是要浪费大棋党们全部的指望。所以,在这个时候,继续主张搭便车的人,如果不是五纵的话,那肯定就是精美已经到了无法解脱的依附性绑定状态。反过来,如果真的由此促进中俄合纵态势的形成,大棋党们就会得一个炫耀于人的机会:我们早就说过了自尊心不要那么强,现在大毛了耐不住了跳起来了,咱们家可以省点合纵成本吧。遗憾的是,大棋党竟然都不见影子了,网络上到处都是聪明过人的“搭便车”党徒。

  如果按照美帝现实主义流派诸大师的说法,中国是第一位的敌人和目标,对俄罗斯可以保留连横机会,依据这个判断和目标设定,如果要跟俄罗斯合纵的话,中国需要背负七成以上的成本才行,还得容许俄罗斯时不时搞点小算盘,要不然俄罗斯还不会诚心诚意地跟你玩。无他,这是机会成本和收益的具体分布函数决定了,而相关分布函数的成本密度状况,则是由美帝在外部设定的。

  按照搭便车党徒的看法,只要是美帝的枪口没有直接指头,投机和搭便车就永远有理。不过如郑永年或者胡伟那种下三滥建议被采纳,坐等美国腾出手来全力收拾俄罗斯,估摸着大棋党会永久失语了。好机会不是永远都存在的,所以古人说了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。

  总之,郑永年一类聪明人的目标,最后是要中国失去一切机会交好真朋友,自己把自己彻底孤立起来——这当然会方便美帝以后个别收拾了;搭便车占便宜,那也得有你缩头的机会才行,人家已经首先盯住你了,你还鼓吹缩头——这是主张打不还手还不找朋友,如果不是蠢猪,肯定就是五纵,或者兼而有之。没有想到,在郑永年之后还出了个胡伟,主张借此卖友投降,这就更胜一筹了。

  如果这一次俄罗斯无功而返,甚至真的战败,美国肯定会更嚣张,然后对俄罗斯政权实施深度的买办化改造。然后,美国会转而继续其台湾议程,一步步逼迫天朝出手,然后就不知道会咋样了。不过,目前还看不出这种态势,俄罗斯并未转入战时状态,也没有征兵扩军备变,似乎打算就以目前这么点兵力,一路支撑到最后,然后,关键是美帝和北约没有挑战这个预见和判断——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表达明显的异议(促成各种俄罗斯目前军力无从应对的局面出现)。

  还有人说,俄罗斯以后会与中国如何如何,这个确实想得有点多,只要美帝不改前辙,或者在美帝最后垮台之前,俄罗斯就与中国具有战略上的一致性;然后,如果俄罗斯不回归社会主义,其内部的政治与经济发展不足的程度,就构不成对中国的威胁;估计等不到第二次十月的炮响从那儿传来,这方面其实中国的潜力更大——无他,内部矛盾尖锐化领先。

  如果既没有革命又没有社会主义,估计在美帝和北约垮台之后,中国和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纠葛会上升,重新成为一个问题。不过,如果资本主义不灭亡的话,地缘政治冲突就会恒久存在,无非是与这个国家冲突,还是与那个国家冲突而已,冲突的对象会变,而冲突自身会继续存在。人类命运共同体什么的,只是一个新的说法和美好的向往,还无法据以塑造新的世界格局和利害关系结构,并删除事实上的利益协调困难——至少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是找不到解决方案的。

  美国媒体造谣说,是中国在背后怂恿俄罗斯,这个不是不靠谱,而是直接就是弱智;想想,难道俄罗斯国内没有潘仁美吗?没有柳泰山吗?他们跟国家安全目标会一条心吗?他们肯定与国内的同类项一样,具有高度的依附性自觉吧,普京这个兵能够派出去,国家杜马还能够认可,肯定经过了很多的伟大斗争,所以,普京以及俄罗斯的战略意志形成,首先是在这个层面获得胜利的结果,在这里中国应该还帮不上什么忙。而且,在实现内部政治整合并凝聚对外竞争意志方面,中国目前的状况,应该是显著落后于俄罗斯的——看看国内那些名教授的论调就知道了——搭便车党徒本身就是中国现存结构的一部分,肯定会产生必要的影响力,去阻碍中国战略竞争意志的形成过程。

  应该说,美帝媒体的智商,还是很让人捉急的,他们竟然会以为,是落后分子(中国)促成了先进分子(俄罗斯)的努力,开国际玩笑,也真不能这么开,这会被人彻底看扁的。现在的问题是,美帝和西方的媒体垄断地位,让他们轻于秀智商,还不思悔改,这么长期坚持下去之后,受众的观感就真的好吗?看起来,国内的搭便车党徒也不见得比美帝高人差多少,仅仅因为他们所处的平台高度不够,才使得他们的愚蠢性暴露无遗,那个郑永年什么的看来还是移民去美国比较好,那里会有很多同道的,知音遍地不说,良才与对手超多。

  二〇二二年三月十三日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晓林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热议联想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吴铭:又一个泽连斯基诞生了
  2. 吴铭:骑虎难下,黔驴技穷,手忙脚乱
  3. 民心不可违,热搜不可压——评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疫情爆发
  4. 作者亲历当年往事,自传披露大量历史细节!
  5.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末日工程,大三线建设始末
  6. 为什么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有一种淡淡的哀伤?
  7. 从全球疫情到乌克兰战争,美国在策划第三次世界大战吗?
  8. 司马南:李嘉诚神仙一把扔
  9. 跪下就万事大吉了吗?
  10. 自家院子里抓一只麻雀也要被判刑?
  1. 赵磊:普京赢了,泽连斯基输了
  2. 张文茂评李光满《几点忧思》——此文提出的问题具有根本的性质
  3. 清江游:渐渐逼近的危机!
  4. 子午:反对“免费医疗”的人,不是坏就是蠢!
  5. 吴铭:中美从来不是条船,而是两条不同的船
  6. 吴铭:又一个泽连斯基诞生了
  7. 申鹏:人心散了?队伍不好带了?
  8. 吴铭:一个很难想通的问题
  9. “群众”的再想象与改革寓言的生成——重述乔厂长的故事
  10. 吴铭:美国人又后悔了
  1. 赵磊:战局生变,普金咋办?
  2. 张文茂:七八十年代农村改革前后的若干历史真相
  3. 从富士康本田看产业工人的维权斗争及维权机制的构建 ——重读马克思《资本论》第一版序言
  4. 赵磊:俄罗斯别上当,继续打!
  5. 钱昌明:它们为何“虚化”毛主席?——从媒体不愿报道“有关新闻”谈起
  6. 究竟谁想开倒车?
  7.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:认清事实2
  8. 吴铭: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
  9. 合作?共赢?——评《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》
  10. 俄罗斯的真实目的,终于暴露了!
  1. 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张元济回忆:他见过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,只有见到了毛泽东,才看到中国有了希望
  2. 申鹏:人心散了?队伍不好带了?
  3. 吴铭:美国人又后悔了
  4. 中国刑事冤假错案的五大成因
  5. 外卖骑手
  6. 把中国金融命脉全部交“四大”审计,金融安全无恙乎?
澳门特一肖一码期期准免费提,澳门一肖一码必中特,777766香港开奖结果77842,澳门今晚开特马+开奖结果课,四不像622848m